生产力与被浪费的时光

作为一名中部地区的普通高中(相对于职高、中专)的理科学生,长期以来我一直有这样一种困惑:我学习学校所教的这些东西,究竟有何用处?甚至在我看来,这更多地是一种对时光的虚耗。

或许看到这里,已经有不少的人断定我是一个脑残了。毕竟在仅仅看到一个论点而没有看到论据时,人总是倾向于以既有的观念进行评判。过去我不喜欢陈列理由,但我发现我这样做只会让不明就里的人觉得我是智障,所以现在我要写出我的思考——起码做一名思维清晰的智障。

那就以高中教育为例吧。

教育的目的

教育,在我看来,在知识方面(且不论道德等其他方面),无非是传授技能。而“技能”被我粗略地分成了两类:生活技能与生产技能。

  • 生活技能包括了基本技能、娱乐技能,如写字、唱歌、搓麻将。
  • 生产技能是可以用以创造价值的技能,如编程、开锁、修飞机。
  • 当然有的技能两者兼备,如画画、驾驶,既能用以生活/娱乐,也能创造价值。

在这么一分类后,再看这即将结束的三年高中教育,学校教授的知识给我的感觉是——用四川话讲——简直莫名堂。它所传授的知识在我看来价值极低,是对人生肆意的浪费。

与目的背道而驰的高中教育

我不是要否定高中教育的全部,否则你骂我智障,我绝对心悦诚服。我要说的是,在知识方面,高中教育与教育的目标背道而驰。

高中的教育过多地专注于各种奇技淫巧、偏难怪题

不可否认,一些在高中学习的知识价值重大,但是被巨量的无用信息(那些莫名其妙的知识)一平均,时间的利用率依然极低。

比如我不知道我为何需要熟知植物减数分裂分成哪几个阶段。

比如我不知道我为何需要背下椭圆上一点到它的焦点的距离的计算公式。

比如我不知道我为何需要记住一氧化碳的电子式。

这些知识,如果是要在未来进入相应的专业,学习乃至熟知理所应当。或者作为兴趣,个人泛泛地学习也无可厚非。但是在高中这种“通用阶段”,以这种知识的熟悉程度来决定几乎未来所有行业的人的命运,未免略显搞笑。

你若要反驳,还请看完本文再说。

高中的知识只是自成一体的逻辑游戏,还不自洽

被坑了多年,我终于看了出来:高中的数理化生不是数理化生,更像是灌输给你1 mol的条件,然后让你在这些条件的基础上进行逻辑演算。

都是套路啊。

有时这些条件并不正确,与现实相悖——但是who cares?就像欧几里得几何的第五公理可以修改,或者望月新一自建一套数学体系。高中知识不需要符合实际,只需要给你条件让你推理,就像美国部分中小学的神学课,一派胡言(个人意见)照样可以出“严谨”的考试题。

而且两者有同样的致命痛点:自己的逻辑体系根本不自洽。不过,呵呵,照样who cares?答案就是这么写的。

这样的结果又是什么呢?无数的学生专注其中,就像明清全心贯注于八股文的秀才,与现实生活脱节,还养成了僵化而固执的思维。不过这不是本文的重点了。

慢慢慢!我当然知道逻辑游戏有其作用,别急着反驳我,看完再说嘛。

高中传授的知识几乎不具备生产力

其实这就是本文标题的来头。本来这应该是核心论题,但是一不小心抒发远了……

在我看来,这是高中教育最核心的弱点。“大孢子母細胞的分裂”显然不会是生活基本知识,但它也同样不会提供生产力呀?

换言之,高中学习的大部分东西,只在高中有用,在高考上生效一次。按我班主任说的:“这题你一辈子就见它们一次。”

高中物理学得再好,会有公司/研究院招你吗?高中数学学得再好,你去教小学数学也应聘不上吧。据说语文专业的大学生,第一堂课老师就要求“把中学学的语文全部忘掉”。可能终生有用的,也只有英语了。

高中学的大多是有效期三年,然后终身无用的东西,可是我却要付出无尽的血汗与宝贵的青春去钻研。

所以很多时候,我羡慕职高的学生,至少(外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选择学习自己爱好所在和愿意为之奋斗一生的领域。而不像普通高中端来一盘大杂烩,非全部吞下无以脱身。

高中教育的目的

高中教育,与教育的目的几乎可以说是背道而驰,但肯定也是有其目的的,那么它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呢?

对于一个庞大而混沌的系统,我的一家之言终究只能算是猜测。

对学习能力的检验

这是流传最广的说法。上文也已经说过,这是一场逻辑游戏,那么这场“血与汗的拼搏”就成了学习能力的检验。如果你学得好,自然说明你学习能力强,更有资格进入更好的大学进行深造。

这就是你们大多数人想反驳我的吧?但我还是要给你怼回去。

首先,我是深深明白兴趣与学习能力的正相关关系。虽然两者谁是因谁是果不太明确,但是我们只用考虑相关性即可。也就是正相关关系成立的话,在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时学习能力高,个人也快乐,可谓两全其美。

反之,面对厌恶的学科,例如数学之于我,某科目之于你,学习效率天生低下。这样即使一个人在某一个方面有出众的能力或潜能,却被高考强加的短板效应给刷了下去,那么这谈何公平,谈何“对学习能力的检验”?

只要有一个领域突出,就是人才。高考企图选拔的不是人才,而是全才。

在这里又有反驳之声:高考要选拔的人就是能力强还能以坚定毅力学好所有科目的人。但请问高考本来的目的是什么?选拔人才。设集合A={能力强还能以坚定毅力学好所有科目的人},集合B={人才}。就算A⊆B,但是A是B中何其少的一部分?剩下的人才呢?都被你倒下水道了?

前两年,“数学滚出高考”的声音有一点大,于是反对方有一句看似无比正确,还带点鄙夷的话:“高考就是把你们这种人筛出去的。”

笑话,先验结论的诡辩谁不会?我还可以把看风水加入高考必考科目,然后对反对者说:“高考就是把你们这种不会看风水的人筛出去的。”不过在那之前我得买好棺材。

政治与意识形态的要求

为了保护水表,我就不说了,也免得你觉得我还是个阴谋论愤青。

唐太宗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无奈的沉疴

我写任务驱动型作文的时候,喜欢分析、说明理由的部分,而对于三步曲中最后的“提出解决方案”,总是草草收尾。

原因很简单,世上的很多问题可以说是无解,明白得再透彻呢?霍金照样不能站起来长跑。所以以上都是废话。

愤青的错在于无知,他们认为世界容易改变,就像我三四年前一样。后来我明白了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于是我开始沉默。但现在我觉得表达自己挺有趣的,所以又开始信口开河,但我不抱任何希望。

中国的教育就是这样,也只能这样。我不想再列举出无数的社会现实来证明这一点,无数的洗地文章早就写过了,请自行搜索。也因此我不会咒骂它,但我要对其有清醒的认识。

应该明白的是,“只能这样”不是妥协和拘泥的理由,唯一性≠合理性。所以我绝望,但我始终怀有一丝希望。

因此,我不会咒骂它,但我要对其有清醒的认识。我保留追求新世界的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