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招大逃亡

自主招生什么的,我再也不想碰了……有毒……

不过好歹昨天和今天成功上演了一处动作大戏,今天浑身酸痛,要死不活,不过感觉收获了好多人生经验啊……还好野路子多,胆子大,不然真要栽掉。

嗯,故事开始吧。

自主招生这东西,其实我早就在搞了,然而越搞越没兴趣:只要花上几十万,清华北大都可以加分;王力上一届自己搞的,没有一个成功。可是正如一切的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但又可惜。于是拖拖拉拉地弄了这么久,昨天电子科大报名最后一天,我前天晚上才打印出来,中间sb地在文印室排队一天就不说了,晚上行政办盖章老师要我先找张莉梅签字,然而刚好她跑掉了,所以……时间斗转星移地来到了昨天。

早上7:40,距离截止还有16小时20分钟。

第一节课是化学,然而浑浑噩噩地等到了下课,去督导处,没人,去教务处,某老师告诉我她会在高二八班上课。好吧,我去课程表一看,他们第三节的语文课,于是回到了教室。

第二节课还是化学,半梦半醒地来到下课,在一楼办公室一顿昏走,没人,那就在八班蹲点吧。等到上课,过了至少五分钟,隔壁办公室走来一个男老师,说张老师不在,他来代课。班上一片欢呼,我内心只有哀嚎。

不行,不签到字我绝不会去。后面三节课都是万恶的数学周考,我决定一翘了之。

来到后花园,给张莉梅打电话,她柔和地告诉我她在新南高,要星期一才能回来——艹,我还等得到星期一?这才想起所有的语文老师应该都去新校区参加啥高端写作论坛了。于是我问她能不能去找她,她一阵“呵呵”的轻笑,说可以,她就在主席台最前面。于是,我踏上了这条挨千刀的路。

这时已经是9:30,距离截止还有14小时30分钟。

混在车流里混出了学校,没有的士,坐了个黑出租车去。还好那啥论坛相当正式,到体育馆的指引牌完善到位,顺利地到了体育馆。这时里面正在讲话,不允许从外面进入,只能外面叫人出来,于是我让门口的保安帮我找找,然而他们并不认识老校区的老师……最后还是一个小保安做了炮灰,进去帮我叫了出来。

张莉梅看起来比网上搜到的照片年轻得多,温和地签了几张,突然发现我的单子上名次不对劲:年级总人数不是那么多,于是问我名次哪来的。我说自己存的,立即惨遭拒绝,要我去教务处拿到修正的名次才行。蛤?!逗我玩呢,重新填和打印申请表?然而我还是只能硬着头皮承了下来。临走时张莉梅还关切地问我不急嘛,我只能任由心里千万草泥马奔腾而过。

打到的士回程,这时我才发现黑车比正规的士良心多了,黑车10块,出租车最后算下来12块,还在人民南路卡了半天。可是教务处只有一群学生和一个是不是南高的都值得怀疑的老师,告诉我现在打不了成绩。MD,周末真不上班?我算是学到了。这个老师又关心地问我等几天不碍事吧,我只能强笑着嗯嗯,心里宛如火山爆发。

但是不能这么被搞死啊,所以去借了xyc的学信网账号(我还写成了智学网……mdzz),准备直接抄年级总人数,到五楼借了Haor 30块钱车费,到大机房准备重填,然而发现没网……迫不得已,只能在手机上填了发给自己的邮箱,准备文印室里下载打印。

可是出门时就背时至极:门哐当一声关上时,我才发觉我的钥匙串、废文档、文档袋都在里面……真是哔了狗了,当时的想法就是天要亡我。还好手机还在,不然我就只有呜呼哀哉了。试了试撬后门,但已惨遭反锁。气愤,无奈,于是先去了文印室,准备钥匙的事等老师来帮忙开门。

然而,到了文印室才得知全校断网……自作孽不可活?神TM全校断网,这里的机器又不认识我的U盘,何况我的U盘也沦陷在了大机房——它在钥匙串上。我灵机一动,尝试用文印室的电脑连我手机的共享AP,然而我的小灯泡被敲得粉碎:搜都搜不到我的AP。天要亡我啊,我步履沉重地上了楼。临走时大爷又宽慰我:没事,小伙子可以用U盘嘛。MLGB!所有人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是10:45,距离截止还有13小时15分钟。而事实是我必须在12点前弄好,因为下午的三节语文全部被改成了英语。

失去了钥匙串,现在我拥有的权限只有小机房,于是通过光盘提权进去了。为了让文印室能够打印我的东西,目前的首要问题是将文档存到U盘上。而这可以分解为两个问题:把文件传到电脑,找到一个U盘。

cjx的电脑登录状态,然而没有网络,没有蓝牙,更没有红外、NFC之类的鬼东西。我的手机不能插卡,USB接口还是天杀的Type-C接口。

所以怎么拷呢?我脑汁都要沸腾了。首先我在找Type-C的数据线,因为这里出现过,然而翻遍全屋都没有。然后我翻无线网卡,随后想起在隔壁。想换换脑子,开始找U盘,收获读卡器无数,烂U盘一枚,没有卡,没有能用的U盘,只有神似MP3的网银盾,高兴坏了插上电脑跳出来一个“XX银行网银安全工具安装程序”。

再度绝望,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我面对着两个电子设备,它们却无力通信。

此时已经快到11点,距离最后期限只有一个小时。

在呼天抢地捶胸顿足后,我想还是去学校外的打印店试试。于是来到学校门口,然而在即将出去时被门卫拦住了。我和对方的两人唇枪舌战,互不相让,大眼对小眼,我还被一个保安平移180度,解锁了“和保安摔跤”的成就。可是对峙一会儿后并无进展,还来了一个苍颜白发的老太婆,一边进门一边说“学生娃儿不要出去”……我目测了一下,如果硬要打出去的话,我相信自己能行,然而只怕回来时会被当场击毙……相信他们对刚刚才打过自己的人还是有些记忆的。

我只好气势汹汹地说我去拿假条,一边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小机房。

何其悲催啊,校门都出不去了,不过那是次要问题,目前还是要想想怎么打印出来。如果我还可以到隔壁,就可以恢复Wi-Fi,就能让电脑和手机连线……无线路由器?对,小机房里很可能有无线路由器。可是翻遍了只找到死去的小米,想起那个水星也被我关到了隔壁。

死马当活马医吧,我给小米上了电,可是死得灯都不亮了的小米居然活了!奇迹!我把小米一端连上电脑,配置固定IP,还好记得小米的IP是.64,于是上去看了个没开802.1x的账户的密码。

随后用ES文件管理器自带的FTP服务器拷贝到了电脑,然而下一步又极为有毒。拷上去有啥用啊!U盘呢?身边一大堆读卡器,没一张卡。我在濒临崩溃之时,还是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既然小米都已经奇迹般活了过来,那么打印……我把目光投向了cjx的打印机。

这台喷墨打印机,有毒。毒性何在?打印一张纸,半页都是墨水残留。cjx也许为了省钱,也许为了好玩,自己买墨盒墨水充填。残留红色液体的针管像吸毒现场不说,还打不出任何一张正常的纸来。就在前两天,我用它打印东西还是毒性满满。

不过,这似乎是我唯一的选择了。我点了打印机的墨盒清洗工具,然后用最低DPI最低质量打印,居然成功了!天助我也!苍天真爱开玩笑。高兴坏了,拿着纸跑下去,一看那几个门神还在狭窄的校门口把守着。

心中默念mmp,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那两坨神却在那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了。怕是我只有偷渡阴平了:我一定要找到南高的第二个出口!来到了操场,我开始寻找可以翻墙的地方。果然,我在操场正中央找到了一颗歪脖子树,正好方便翻墙。

当时操场无人,下着小雨,我直接开始攀爬,还好打印出来的纸放在塑料袋里的,而且之前爬野山的经验帮助了我不少。墙的那边是一个垃圾堆,最高处可能离墙顶不过一米,还很贴心地铺了一层塑料布。我就跳了下去,滑到底端,在小巷里一路狂奔。

成就解锁:从南高翻墙。

跑到了大路,没的士,也没给的士。来了一个摩的,新南高十块钱。良心啊!

果断上路,一路狂飙,我没头盔,雨对着吹。到了新南高已经和野人差不多了,不过也把翻墙痕迹抹去了。说实话,新南高的门卫似乎比老南高松多了……

到了体育馆,保安又不认识张莉梅了,不过可以进去,于是找到了张莉梅。她答应后,先是绕着场地踱步半圈,然后深入队列和一名学生亲切交流,还拍了照发了微信。我看她还有继续走的趋势,连忙迎上去站在身边,她一脸嫌弃地看着我,终于找了个座位给我签字。

回程,没有黑的士,没有黑摩的,又是出租车,又是人民南路卡死,又是烧钱……这些司机啊,良心一点也不如开黑车的。

回到学校12点过两分,蔡恰气派地走了出来,我风尘仆仆得冲了过去,然而办公室早就已经人去楼空。问了几个老师,等了好几分钟,最后还是无果而终地回家了。

后来盖到章,多亏了有关线报,指出一点过十分有人要在办公室进行酒水的py交易。唉,这半天的事可以拍纪录片了。

可是还没完!到了晚上,我发现那推荐信需要用学信网的模板!我随便写了张纸,如今只有背时!

md,我真是急得要冒烟了。还好报名单当天截止,推荐信要晚一天。我准备好了如果第二天弄不到盖章,那我就只有伪造公章了。

第二天,星期天,都在耍假。晚上我已经抱定伪造公章的主意了。然而晚上十点,我从猫房下来,正好看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有人进去!我立刻趁虚而入,要到了盖章。就在我走到校门口回头一望,那里正在关门走人了……

俗话说得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顺带一提,存放公章的保险箱的密码是123456……

————-

这文开始写于4月10日,然而目前5月13日凌晨才写完,准确得说大部分都是刚才写的……

补一点后续吧,报名过了,然而从公示了名单的来看,每个学校都过了几千人……虽然清华北大自招过了的我班上似乎一个也没有呢。

蛤蛤,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