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2018

UTC+8 的 2019 年如期到来,虽然身处的地理位置为 UTC+7,最后的 2018 尚在 UTC-12,但姑且认为 2018 业已永远地消逝了吧。

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我正在玩着 Left 4 Dead 2 里《2019》这张地图:战役、专家、单机。我承认这是为了应景,而给自己强行安排上的一场戏;而就在午夜 12 时整,我被一只坐在楼梯口的 Witch 扑倒在地,当场去世。这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所幸我并不信什么兆头。

《2019》发布在 2013 年,在这张地图中,建筑色彩鲜艳明亮,天空湛蓝,池水清澈——却毫无生机。除去玩家,仅有的生物便是僵尸。在一副后现代的建筑群中,却缺乏哪怕一丝人性。或许这是作者在六年之前对 2019 年的展望?可惜,他想错了,或许改名《2091》切合的可能性更大一点。但虽又能料到世界乃至自己的运命呢?哪怕是三年之前的 2016 年,四舍五入一下已经是 2020 年的 2016 年,我也难以想象 2019 的场景。

毕竟再过一年就是 2020 年了啊。一百年后的人们(假如人类尚存),已经是要用「上世纪 10 年代」和「上世纪 20 年代」来区分这两年的了。时间的魔术就在于此,身处历史节点的人们很难有太大的感触,后人转身回顾,却津津有味地对一些自设的标识品头论足。

或许也到了对过去的 2018 品头论足的时候了吧。说来奇怪,却又老生常谈,总觉得 2017 还在昨天。2018 我干了什么?怎么就这样倏忽而逝?或许把支付宝账单翻出来能让我弄个明白——不,这太残忍了……

仔细回想,2018,做的太多,遗憾不少。在日常中体验颓废的荒芜;自暴自弃弃考挂科;分别体验超高收入与烂尾项目;在一周之内飞行四次;成功迎来了生命的第二十个年头……一时之间,除却一二不适宜放在此处者,所能回忆起之事不过尔尔。

或许健忘的我还是不适合回顾历史吧,不如拿黑格尔的名言为自己开脱,将自己糊弄过去。将距离缩放到微观,昨天今天明天,对生活在其中的人而言,只是普通的每一天。

告别 2018”已有一条评论

  1. […] 原文链接:https://moy.cat/2019/01/%E5%91%8A%E5%88%AB-2018/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