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游记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自闭之时、闲暇之时,便背包上路,流水账以记之。

清明时节大太阳,人却没来由地无限自闭。

在床上瘫痪了一个白天之后,我寻思接下来的两天假期大概率也会全身不遂地度过。加上心情莫名低落,感觉需要来一场冒险,探寻一下诗和远方。

于是五号晚上八点,一拍脑袋上 12306 买了一张十一点出发到自贡的绿皮车票,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绿皮晃荡

其实我还是思考了一下路程的。划定了几个要去的地方,规划了一下路线。因为想尽量轻装,所以不能在外面过夜;而只有晚上十一点半上车,坐六个小时的绿皮,才能在第二天晚上回来。

吃了迟来的晚饭,到了车站,发现还是来早了。在火车站傻等了接近一个小时,周围都是回家的人群,而我却是无聊到浪。

坐上绿皮硬座,一种不适感扑面而来。许久没坐过这么久的绿皮了,我早已习惯了动车的安静、快速、平稳。然而在绿皮车上,时不时「哐当」一声,速度剧变,给人以撞车的错觉;慢摇慢摆,不到两百公里的路要开六个小时;空气中弥漫着不知道是脚臭还是什么,令人作呕。

在如此环境下,睡觉已是一件难事,而身边的妖魔鬼怪,让这成为了不可能的事:后面的人,凌晨两点开始高谈阔论,要是四川有火山爆发怎么办啦,化疗让癌症病人死得更快啦;前面的人,三四点开始外放沙雕电视剧,响彻云霄;而旁边的人,在这种环境下都能安然入眠,也是妖怪。

就这样昏了一路。买了一瓶啤酒,在隧道中努力完成了付款,喝进肚里也无济于事。到了后半夜也依然保持着不低于 70% 的清醒度。

中途有一站提前了一个小时到,却硬是等了一个小时才继续上路。

等到五点半,火车终于在一片夜色之中来到了自贡。离开火车站门口揽客的人群,街上人丁寥落,几乎只有清洁工在路灯之下清扫着道路。

凌晨时分,火车站旁

自贡

我对于自贡,除了以贩盐出名,并没有什么了解。

对自贡的第一感觉,是一座安静的小城。或许是因为乘着夜色而来吧,但即使到了白天,也并没有多少繁华景象。

上路之前,我在网上预订了自贡恐龙博物馆的门票——总得找点事做吧,没想到这个自贡还是个恐龙之都。但博物馆八点半开馆,尚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正待挥霍。

自贡不大,我便沿着道路向市中心慢行,刷着 Ingress 里为数不多的 po,走过河流,爬坡上坎。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发觉自贡和重庆有几分相似——都是 3D 魔幻城市。照着地图走,只要稍微偏离推荐的路线,可能会发现要去的街和自己差了一层楼的高度。

更坑的是,自贡没有共享单车。搜了一下,早在 17 年,共享单车在自贡出现没几天,就被市政府以影响市容为理由禁了。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我本来打算从自贡开始进行愉快的乡间骑行,如此看来只有步行了。

到市中心附近,天已大亮。找了一家羊肉米粉解决早饭,味道不错,还挺便宜。

这时不过七点过,我想看了一下地图,发现西边有一个植物园。于是向那边走去。

到了所谓的「植物园」,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大菜园子。西边的门封住了,需要从山上小径进去,通过一扇诡异的铁门,进去后就是不知谁种的菜。然后是几簇竹子构成的「竹林」,旁边是有待开发的商业用地。唯一不错的就是下面有个湖。游人则只有几个老头老太四处神游。

养老公园

不到九点,逛不下去了,溜之大吉。然而这里是城西,恐龙博物馆在城东,烈日昭昭,走过去可能我会先变成化石。

于是坐公交。于是没零钱。9102 年了谁出门还会带零钱啊。

走了半公里路去杂货店买水换零钱,上了公交发现可以支付宝扫码乘车。艹。

不过倒也快乐了。

公交上注意到几件有趣的事。一是人们无比关爱老弱,纷纷让座,令我不好意思坐下,生怕下一站又得让出来;二是公交车里洗脑循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路边到处都是红专标语。

恐龙博物馆,大概是在自贡见到的最热闹的地方。人山人海。太阳这时已经开始有毒了。领票入馆,还要走一大截路。更别说之后还在这巴掌大地迷了路,白白受了不少核辐射。

门票不贵,打折不到 20 块。实际上也就这个价。没有多少好看的,无非是恐龙残骸被堆上天,或者奇怪的水生生物的遗迹被摆在地上。感叹一下生命的神奇,时间的无情,一个多小时就溜溜球了。

高大威武的恐龙

规划了三站,自贡站是 over 了。那么接下来怎么去下一站呢?当火车自行车都没有的时候,只有用汽车了。

公交前往汽车站,买票上路。

威远

威远……是一个对我来说意义复杂的地方。这次出行其实就是为了此处而来。

大巴沿着省道蜿蜒而行,在短暂的睡眠之后,我来到了这个小县城。

热。第一感觉。第二感觉:怎么这里也没共享单车?

没事,这里够小。非常非常小。走路问题不大。有趣的是这里还有一条名叫「二环路」的路,明明从南走到北要不到一个小时;而且也没什么「一环路」。

小河畔

时值放假,中学附近都是出来玩的中学生。河流旁边,像极了我小时候的某些地方。

陷入沉思。

从南走到北,我尽量选一些小路。于是经过了菜市场、居民楼。人们的生活别无二致,操的语言也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我开始幻想。

幻想中,走到了北边。没有太多的事物可供停留,于是径直前往了车站。

资中

只是因为这个地方近,而又有回成都的动车,才选的这个地方。

一样的大巴,一样的路程。就连目的地也是眼熟的。尽管从没有来过。

(而且为什么也没有共享单车!)

虽然这里如同威远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点,但既然已经是最后一站,那自然可以更悠闲一些。

吃了一碗牛肉面,开始漫步。只是大致朝着火车站的方向而已。正是夕阳西下,我来到了沱江大桥。清澈的江水朦胧地反射着天光云影与楼房。

这里并非没有高楼大厦,但放在这种环境中,始终有一种突兀

接着是走进了一片居民区,这一片的地势高低不平,错落有致。令我想起多年前某次 Ingress 去过的地方。

锈门涂鸦
高低楼房
锈墙夕光

走过建筑群是一条仿古街。然而正如所有的仿古街一样,毫无意境。倒是有几扇铁门,曲径通幽地引向街旁内部更复杂的结构,让人浮想联翩。

朝火车站走去,天越来越黑,最后在烂路上,太阳完全沉了下去。有瞎了眼的摩托大哥经过我,问「美女,要不要送你一路」。笑死我也,我只好别过头去挥手,生怕吓到了他。

动次打次

到火车站,腿都要断了。看了下手机的计步,走了四万步二十几公里。

依然来早了大半个小时。在座椅上等着,生怕睡了过去,误了火车。

不知为何,似乎在这一站上车的所有人都在一号车厢。我好像还从没坐过和谐号的 1 车厢,从站台中央走到站台一侧,简直是对脚与腿的再次折磨。

不过,总算是回到了亲爱的动车。车一开,我基本上就睡着了。以我当时的状况,大概把我扔到来时的绿皮车上也能睡着。

回到成都,有种重新步入现代社会的感觉。回到宿舍,已经走了 30 公里、44000 多步了。

在外面浪了一天,收获了什么吗?不太懂。解除自闭了吗?似乎没有。

第三天,因为劳累和酸痛睡了一天。直到现在我从脚到小腿肚,还是一移动就痛。

嗯……下次再出去可能会有点久了。

四月游记”已有一条评论

  1. 我也想有这样的旅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