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游记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自闭之时、闲暇之时,便背包上路,流水账以记之。

本来打算的是前往都江堰以及更远的地方,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现。

随着五月病的日益严重,在这个月剩下的几天里,大概也不会远行了。

不过,几次夜游累加应已足份,故在此汇编记之。

廿日深夜

当一种情愫上头,要怎样才能摆脱呢?我对其采用了实验疗法:骑车夜游。

晚十时许,我从一环路的东边出发,向西南骑去。

虽然本来就会不时夜骑,但都是既定的路线:或绕一圈二环,或绕一圈一环。纵使记忆差似我,也对街上的风景产生了路标的感觉:这里骑了一半了,这里只剩四分之一了……

而这个夜晚,我只是漫无目的地梦游。虽然已是半夜,但街头依然车水马龙。想起大连晚上冷清的景象,不由得感概。

可是——

万家灯火,与我无关

虽然热闹,但失去了阳光的普照,世界变得愈发陌生。万物在深蓝里失去了轮廓,汽车发出的黄光为地面、树木、行人抹上了一股工业与塑料的味道。

两边的住宅灯火错落有致,街上的人三两成群,说说笑笑。每个人似乎都很开心。我飞快地掠过,但冷风吹不去心中的异样。

曾有人说,羡慕上海这种大都市。人人都只关心自己,没有人会随意对他人的生活方式指手画脚。

成都尚未完成这种蜕变,但已让人感到一丝落寞。或许是街道过于宽广,或许是大厦过于雄壮。

风车

一路向南——我选择的目的地是所谓「南湖湿地公园」。不知道为啥,可能是因为它的图标在地图上比较大。

从一环进入市中心,再到一环、二环、三环……人类的聚居程度逐渐下降,身边也逐渐安静。不夜的终究只是中心的几个点。

十二点半左右,我到了目的地。所谓的公园,似乎是在一个微型半岛之上,过了一座桥,便是「公园」了。当然,黑乎乎的环境,让这个地方几乎不存在任何可观赏性。

下车走了几步,路边的草丛不断传来窸窣的声音,除此之外也没感觉有多原生态。

原图是一坨黑,硬是用 Telegram 调出了色彩与形状

虽然并没有看过《堂吉柯德》,但这个风车还是让我想起了其中的典故。我是否也该冲上去,与风车大战三百回合呢?

早就过了门禁时间。反正已经回不去了,何不继续漫游呢。我又点了一个「毛家湾森林公园」,又在以南九公里之外。

可是体力终归有限。骑行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也没能到达那里。其实是在差两条街的地方找不到路了,虽然有地图,却也无济于事,可能是遇上了灵异事件。

越往南走,一切越发荒芜。道路越来越宽,两边从高楼大厦变成了工业园区,再成了河水与草地。私家车越来越少,货车越来越多。地形越来越陡,下坡舒爽上坡死亡。打开 Wi-Fi 界面,空无一物。

凌晨一点的你电科技园

其实,我本来的想法是找个座椅,或找个草地露宿一晚,体验一下人间的凄凉。但害怕野地有蛇,最终作罢。

最后决定打道回府,至少回到市区。可是我已经走得太远了。

故地

往回走比来时艰难不少。忘了带水,口干舌燥。在地图上搜商店,骑了不知多久,绕了不少路,凌晨三点才找到一家依然开着门的小店。买了一瓶可乐,感觉活过来了。

往北,路漫漫,而且到了市区又能去哪呢?这里傍着一号线,可是要六七点地铁才会上班。

大脑混乱地向北骑着,恍然间发现自己来到了天府软件园附近,成都育碧的所在地。依稀记得,这里有一家麦当劳……

于是,三点四十分,我进入了麦当劳,吃了一点薯条和鸡腿,开始睡觉。

体验极差,但至少熬到了早上八点过。于是真·打道回府。

廿五游

前一次夜游不能说没有效果,但持续了不到一天,便回归虚无了。

于是只好采取最终的解决方案。叫上了 @Haor 一起,开始游荡。

三十连发

先做了 30 个 Ingress 任务。两个系列,徽章却意外地能连在一起。

【上】#LoveWins Chengdu【下】晨曦

做了恐怕有三四个小时。一路上说了很多,也知道了不少嘘唏的事。这种尺度的故事是最让人慨叹的,既没有亲身经历那般深切但毫无悬念,又不像段子故事里一样虚无缥缈。

任务途中,经过了不少地方,那是真正的灯红酒绿。繁华之下,暗潮汹涌。

走到脚痛。做完后在川大旁边吃了一家所谓的万州烤鱼,比学校附近的那家肉少还贵。还以为是山寨,结果出来后,发现隔壁、隔壁的隔壁全都是万州烤鱼。这才意识到,「万州烤鱼」大概只是一种概念,而非一个品牌。

在隔壁找了一家有扎啤的烧烤店(也叫万州烤鱼),喝了个痛快。

当然,喝酒是为了某些事铺垫的。

一切结束后,发着酒疯,拖着 @Haor 找网吧。这种二麻二麻的感觉,最为愉悦。仿佛忘却了所有的烦恼,飘飘然要成仙。

在街上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到了网吧,体验了醉酒 FPS 的感觉。又伴着醉意入睡。

如果不会醒来该有多好。

五月游记”已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