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湿冷的北风凛过案台,穿过发梢,拂去了 2019 年。21 世纪 20 年代就此到来。

客观地说,时间是连续的,本不应由人类的一厢情愿而切分成段;但一厢情愿毕竟是人类万千情感之所依。万物本无意义,全凭人类自作多情。

我无法抗拒自己的本性,或许这就是我还在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吧。

回首 2019,得到的太多,失去的太多。命运的戏剧性愈发令我认识到每一个人,包括自己,确实只是天地间的一个过客。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岁月相比,如今已是欲语还休;彼时不过是隔岸观火,如今却是切肤之痛。

——不知不觉间,我也开始否定过去的自己了。偶看过往所述,时常觉得幼稚。甚至不必追溯多年,一年已有此感。也好,至少说明我还在向前。树挪死,人挪活,天无绝人之路。

一年里,除去不好的事情,依然经历了很多:为你电破冰的超算竞赛,吃掉了三分之一年;在帝都头条的第一份工作,又吃掉了一个季度。还有很多不能说的大事和微不足道的小事,其实还挺开心而充实。

若只是普通的一年,或可止步于此。偏偏凑巧的是,这又是上一个十年的终结。

人生能有多少十年呢?一个世纪也不过十个十年。我从来不觉得所谓十年短暂,它太漫长了,以至于十年之前恍若隔世。

这个十年的伊始,我还是个小学生。手机一个月 20 MB 流量,跑着 Java 版 QQ 2007,群消息都接收不了;我被班主任的每周背诵折腾得头痛,依然沉溺在 AV 般画质的网游里。

走到今天,我看了不知有无一吨的书、教材、试卷,不知留下的又有几何;认识了数百个人,只是大多数交情都没能挺到今年;换了至少七部手机四台电脑,制造的回忆也不知丢失了多少。

十年前的我无法幻想今天,我也无意猜测明天;我不知道未来还会见证什么,又会经历什么。变化扑面而来,世界滚滚而去,每一个人都被裹挟其间,身不由己。

但我的确是有愿望的,在这无垠而混沌的宇宙里,在人类称其为新年时,我有几个小小的心愿。但愿,只是但愿,我能在未来的日子里实现。

2020”已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