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

当你发现自己的灵感业已在羊皮之上流传千年,就连你的孤独也早就得到更动人的阐述——你就陷入了更深的孤独。

讽刺的是,这段叙述亦为舶来之物。

这个想法来自一位亦敌亦友之人:「我并不是没有知己的,他们只是纷纷地消失在了星空和地下, 徒留我在世上喟叹自己的痴傻。」

当年的我们或许有点中二,但并不妨碍意义的传达。当你发现自己的想法早已被人提出,比如某位大哲一百年前就叙述了你昨天的灵光一现(或者 GitHub 上早就有了想造的库),你是会高兴、失落,还是遗憾?

高兴,居然有人和自己想到了一块;失落,原来自己没能拔得头筹;遗憾,与自己心意相通的人实在不多,对方却和自己素不相识,甚至可能不在一个年代。

从我那位 frenemy(现在倒是纯粹的 enemy 了)的话中,我能看出一三;而我自己的感受,则是一二。一二不言自明,遗憾的逻辑我却难以理解。有某个想法一致,怎么就能评定心意相通呢?

我曾经想过,人如果以三观而非外貌进行伴侣的抉择,遇上完美匹配的那个他,概率能有多大?可惜的是,数据的缺失让我只能胡猜乱想。想必是很小的吧,尤其是对我这种奇葩而言。恐怕即便存在,也是零落在天涯海角,永世不得相见。

我不会因为一种观点的偶合就将对方用完美的幻想补全,但我的确想念那些未曾遇见、从未诞生、早已逝去的与我契合的人,哀悼那些永远不会发生的故事。我们共享同一种孤独,却永远无法互相取暖。

赘言累累,却还没提到这是什么孤独。要我说,孤独都是一致的,只有那么一种:人类对在漫长时间无垠空间中只能短暂寄居在稀薄大气壳里还要与同类勾心斗角担心自己的苦痛与消逝的恐惧。

宇宙太过宏大,于随机涨落的一粒沙上生息的潮动仰望星空,意志逐渐被以太蚕食。尤其是无所事事、好比感觉剥夺实验的深夜。若要缓解,要么将自己麻醉,要么让自己消失。

我选择麻醉,大脑轻瘫,哄睡前额叶,不要再进行无益的死锁。

你我是时代的一粒灰,时代是宇宙的一刹那,宇宙是超越认知的一束光。宇宙本就孤独而虚妄,在一片虚无中找寻意义,即使以常人的立场看,也是荒谬可笑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