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特性与亲密关系

亲密关系的追寻与建立,已是难事;而维持,更常常令人头疼。大多数的情况下,或是三天两头的争吵,让关系以彻底崩坏告终;或是同床异梦,最后关系名存实亡,好点的还能打个炮,坏点的只把对方当作生活里的赘肉。

什么样的人,能让我愿意长久地维持亲密关系——我在上上篇博文中给出了答案。但在那之后,我不时在想,是否有一种普适的规则,可以推导出每个人对完美伴侣的要求呢?[……]

阅读全文


提纯的情感

「我们坐在树杈上,下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风夹杂着春天的气息,还有你发丝上的苹果香气。就好像是晚春初夏,一切都快要开始的感觉。」

在听歌时无意间看到的一条评论,的确勾起了我的一丝遐想。我甚至在脑海中幻想了一下这个画面:并不会爬树的我,坐在一棵不存在的树上,眺望着没见过几次的大海;伊人倚靠身旁,或许其实是洗发水味道的体香随着海风扑在脸上。

多么美好啊——可我还是一瞬缓过神来,清醒过来,这又是一剂用提纯的情感制成的甜蜜毒药。

或许终归是我三俗了吧,诸如此类短小精悍、常常出现在某云音乐评论区的文字,在刚见到时,还是会令我心中一激,或感动,或悲伤。但若是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却又并非真如[……]

阅读全文


论「相敬如宾」,及我心中的恋人

在这并不深的夜,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不愿就此睡去。纵有过形形色色,绘声绘影,也无法抵消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孤寂。

「寂寞,想找一个人。」老生常谈,屡见不鲜。这大概是时下最常见的试图恋爱的理由了吧。可惜,这样的渴求未必总能带来好的后果。纵观周遭人事,纵然前句于我为真,我也不敢轻易提出后文之渴求。

[……]

阅读全文


告别 2018

UTC+8 的 2019 年如期到来,虽然身处的地理位置为 UTC+7,最后的 2018 尚在 UTC-12,但姑且认为 2018 业已永远地消逝了吧。

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我正在玩着 Left 4 Dead 2 里《2019》这张地图:战役、专家、单机。我承认这是为了应景,而给自己强行安排上的一场戏;而就在午夜 12 时整,我被一只坐在楼梯口的 Witch 扑倒在地,当场去世。这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所幸我并不信什么兆头。

《2019》发布在 2013 年,在这张地图中,建筑色彩鲜艳明亮,天空湛蓝,池水清澈——却毫无生机。除去玩家,仅有的生物便是僵尸。在一副后现代的建筑群中,却缺[……]

阅读全文


博客完全体回归!

多灾多难的博客啊……终于回归了。

自去年年底猫房崩坏以后,本博客的完全体就魂归西天了。一直在 GitHub Page 上苟活,到头来还是觉得 WordPresss 真香。

然后,等到几小时前,我才把博客的完全体从当时恢复 RAID 阵列后从里面拖出来的残骸里释放出来,部署到了阿里云香港(真香!)的 VPS 上,虽说还是没忍住套了个 Cloudflare。打整到现在,好歹有个人样了。

不过呢,本博客还在恢复中,有很多博文还没有恢复,图片应该也全是挂的。大概还有几天才能真的回归吧……

[……]

阅读全文


冷知识:Windows 目录分隔符之谜

同时使用 Windows 与 *NIX 系统的同学,想必对 Windows 特立独行的目录分隔符记忆颇深:在主流操作系统中,只有 Windows 的目录分隔符是反斜线「\」;而在其他各大系统中,如 Linux、macOS,目录分隔符都是「/」。

当然,世界上操作系统的主要流派大致也就分为 Windows 与 *NIX(包含 Linux、macOS 等)了,所以其他系统一致使用「/」也不难理解——但是,究竟为什么 Windows 非要用方向相反的这种斜线呢?而且在日文版系统中,目录的分隔符竟然是 「¥」,在韩文版系统中是「」。常用日文版 Windows 推黄油的同学肯定有所体会,但为何会这样呢?[……]

阅读全文


冷知识:Hello World 的 N 种写法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跳进编程大坑的第一步,就是让电脑吐出一句「Hello World!」。如果是学过 C 语言的同学,应该对以下这段代码倒背如流:

#include <stdio.h>

int main()
{
   printf("Hello World!");
}

亲切的代码,对吧?但在后文中,你将会看到,如此熟悉的一段代码是怎样变得无比 tricky、最后面目全非的。曾有人因为如下的内容被刷新了三观,所以请先坐和放宽——准备好了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