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rasca IV

第二天我将车停到Kyle家时,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崩溃了。他的皮肤蜡黄,声音乏调,情感空虚。

“还没有结束,Kyle。”在他倒向我旁边的座位时,我说道。

“已经结束了,Sam。”他以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

“不,我不相信。Kimber的爸爸也消失了,你知道的。或许死的是他,而不是……不是……”我说[……]

阅读全文


Borrasca III

“你觉得她在怪自己吗?”

“我不知道,兄弟。大概吧。”躺在我的雪佛兰的座椅上,我把帽舌拉了下来遮住眼睛。

“你觉得她还好吗?”

我没有作答。Whitney去世时我当然一点也不好,而Kimber与她妈妈的关系比我和Whitney的关系更加亲密。她绝对一点也不好。“Sam,说真的。我他妈都快被吓死[……]

阅读全文


Borrasca II

三倍树下有个男人在等我,我是该走,还是该留,无论如何,我的命运相差无几。

“早上好。”

那一段话重归于虚无,我身体一抽,醒了过来。Jimmy Prescott懒洋洋地靠在门边的墙上,脸上的表情嘲讽而又夹杂着不满。

“靠,抱歉,Prescott先生。我没听到您进来。”

“你也知道,我小时候也在[……]

阅读全文


Borrasca I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但你一定未曾耳闻。故事发生之地坐落在一座山上,一个糟糕的事情发生的地方。或许你认为听说过这些糟糕的事,或许你以为已经弄清了一切,但并非如此,因为真相比怪物或人类更为糟糕。

在刚得知要搬到Ozarks的一座小镇时,我非常难过。还记得当时我紧盯着餐盘,耳边是我姐姐——不到14岁的优秀学生——大发雷霆的声音。她哭喊、哀求,接着开始咒骂父母。她朝爸爸砸去一个碗,说这全是他的错。妈妈让Whitney冷静,但她夺门而出,把到她房间路上的每一扇门都重重扇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