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rasca V – 1

很久没有翻译 Borrasca,因为这个的第五章比前四章加起来还长……还好是分了节的,所以就按照它的节数翻译吧。

第五章发生在第四章的十年之后。其实前四章已经将主要背景交代完毕,第五章主要是给各个人物迎来结局。

章一

我睡了多久了?又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入睡?

我看着天花板上的风扇缓慢地盘旋,徒劳地驱散着我房间里笼罩多年的烟雾。大多数的早晨我都是这样醒来。但,不……这不是早上,是吗?我把头转向卧室窗户,确认外面的天空一片漆黑。我能想起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在浴室里,然后……寂静……甜蜜的寂静。是 Seth。

我坐了起来,抓起床边地板上一个装了水的旧瓶子,一饮而尽,然后把空瓶朝衣柜门上扔去。我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将烟雾吐向那冷漠的风扇。烟雾在我头上闲逸地飘着。

套上一件连帽衫,我走到了合租公寓的小小的客厅。

“晚上好,王子。”Seth 倚靠在沙发的一端,在腿上的笔记本的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他面前的电视放着一部不明所以但前卫的独立电影。Seth 的每一天都大抵如此,完美地组成了我入住以来和他的一切互动。好吧,所有我清醒时和他的互动,就这样。我把袖子往下扯了扯,下意识地想遮住自己的手臂,就像能有什么用一样。但这当然没用——Seth 已经知道了。

他注意到了我的动作,笑容变得严肃。“你又在浴室晕过去了。”

“抱歉。”我没好气地说道,然后伸手去拿了半罐天知道在柜台上放了多久的 Mountain Dew。

“你肯定知道要我把一个六呎三的家伙拖出浴缸拉过走廊放到他房间里有多难受。”

“下次把我留在那就好,老哥。”

“不太可能,你会被自己的呕吐物呛死的。”

我耸耸肩。我知道自己迟早也会这么死掉。但海洛因于我一种无法抵抗的诱惑:无梦的安眠。我死都不愿将其放弃。何况,如果那些梦魇重现,我终将自己了断自己的生命。

“你晕着的时候有几个人来找过你。Dretti 来待了一阵。”

“是吗?”

“嗯。他给你带了更多毒品,说你可以有钱了再给他。你知道,他肯定是全芝加哥最贴心、最慷慨的毒贩了。”

“在哪呢?”

“你在浴缸里睡得可香了,所以我就放在你旁边了。”Seth 说道。

“赞。”

“马桶里。”

“老哥。”

“听着,兄弟,如果你死了,我就没有你那半份租金了。如果我没了你那半份租金,我就得去找份真的工作了。那就是上班,而不是个人爱好了。”

当然并非如此。我和 Seth 相遇在各自人生最灰暗的时刻,相互之间的牵绊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感受得到。

“还有谁?”我问道。

“什么谁?”

“另一个找我的。”

“啊——实际上是个妹子。我给她说你出门了,我想你也不愿意她听到事实。”

“她说了是来干嘛的吗?”我问。

“没。”

我咒骂一句。这从来不是啥好事。可能就是哪个过来讨要免费毒品的妹子,而我现在没有可给的,因为 Seth 都给我冲下马桶了。我永远也不会把自己的个人储备分享出去。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她妈的还能想干啥?

“好。所以某个妹子想来找我约炮,或者说她怀孕了。”

Seth 嗤笑道:“你想得美。这妹子才不是你能搞到的货色。”

“真的?但她是来找我的,不是吗?”

“没错,但得到她电话号的是我。”

“不,你他妈才没有。”我大笑着走进厨房,从柜子里的三个玻璃杯中取出一个。

“切,我有。”Seth 拿起一片撕碎的白纸。“她把号码给了我,让我等你一回家就给她电话。”他特意在“回家”两字上加重了语气。

“得,可别。我不想碰上任何这种——”

敲门声传来。我朝 Seth 投去恶毒的目光。

“怎么?”他举起双手站了起来,“她真的很辣,我可不能阻挡这寻爱之旅。”

“别开。”在他走向门口时我警告道。

“抱歉,Sam,但你知道我可爱红发妹子了。”

“红发?”什么?我认识任何红头发的人吗?我想不起生命中还有这样的人物。然后 Seth 打开门,露出了站在门外的 Kimber Destaro。我突然觉得一桶冰水被泼在了我的灵魂之上。

在她的眼镜发现斜倚在厨房柜台上的我之前,我得以观察了她几秒。她依然很矮,但头发长了一些,看着能达到背的一半。她的容颜,当然也比我上次见到她时变化了近乎十岁。在这么多年后看到她,令我身体上难以承受。我的膝盖失去了力气,我不得不使尽浑身解数才能站住。光是看着她的脸,就能勾起我本以为已经忘却的沉痛回忆。她就像一个早已死去之人的幻影——回来对我进行残虐。

Kimber 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在胸前转来转去,眼睛终于发现了我。

“嗨,Sam。”她鼓起自信说道。

既然 Kimber 都和我说了话,我大概可以确认这不是一个梦魇了:她的确在此。如果她是真的,那就说明一切也都是真的。我体内传过一波战栗,我仅仅抓住柜台顶以至指节都已发白。

“你怎么在这里?”我并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像是生气,但我的话吓到了 Kimber,她向后退了一步。

“我……呃,我……”

Seth 饶有兴趣地看着这转变,但没有插嘴。

“你不该来的,Kimber。”我说。我只想她离开——这一切都必须在我失控之前终结。在她离开后,我就可以假装她只是记忆的面纱后钻出来的一个梦魇。

Kimber 犹豫了。我看到她正盯着我在思索,她在脑海里组织语言时,她的嘴唇只是轻轻地颤动。这就是 Kimber 的模样,这让我意识到我是多么地想念她。

我看到刹那间,Kimber 找到了想说的话。

“你收到我的信了吗?”她问道。

“收到了。”

“然后?”

“然后……扔了。”谎言。

她的身体晃了仅仅一瞬。“你读了吗?”

我一言不发,但我知道她能从我的脸上看出答案。我们两人都沉默之际,房间里的氛围变得尴尬。

“那个,我是 Seth。”我的室友说着,依然随意地倚靠在门上。

Kimber 没再被我的目光阻挡多久,最终还是踏进了房间。Seth 在她背后把门关上。

“Kimber。”她向他说道。

“你怎么认识 Sam 的?”

“我们一起长大的。”

“妙啊,我和 Sam 是一起蹲号子的狱友。”

“Seth!”我叫道。

“我是因为一项超级性感又帅气的罪名:计算机犯罪。Sam 则是……”

“我向天发誓,Seth……”我警告道。

“更高级的东西。大家晚安。”他欢快地离开了房间。我盯着他向卧室走去,每走一步我都在诅咒。

当 Seth 的门终于在他身后关上,我不情愿地让自己的目光回到房间。Kimber 以一种我看不懂的表情看着我——但我并不喜欢。

“那封信。”她再次说道。

“是,我读过。”

Kimber 继续盯着我,等着更多的话。而她这样已足以让我缴械投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抓着自己黑色肮脏的乱发,“我很抱歉我们没能——我们没能——”

“Sam,停。我不是来要你道歉的,我不需要——你们把我救了出来。”

“Kyle 把你救了出来。”他的名字仿佛针一般刺中了她。我不知道她上次听到这个名字已有多久。

“嗯,这就是我来这里的部分原因。还有别人,Sam,那些没能逃出那里的女人。”

“嗯。”

“我想要帮助她们。”

“怎么帮?”

“我想让 Drisking 得到曝光。我想让世界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

“嗯,我也想。很多人都想。但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力量对它做任何的事。”我得喝杯水。

我从冰箱里掏出一个装着廉价伏特加的塑料瓶,倒进了塑料杯里。

“你要吗?”我马后炮般问道。

“天啊,要。”Kimber 说道,于是我从柜子上拿了另一个玻璃杯,装满,递给了她。她一口气喝了半杯,似乎让她冷静了下来。

“所以你想我怎样,Kimber?”她将杯子放下来时我问道。

“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回到 Drisking。”

我大笑起来,将杯子翻到过来,让灼热的酒精顺着我的咽喉倾泻而下。

“我认真的,Sam。”

“对,回答是不可能。我们不可能活着离开那的。”

“我们活着离开过一次了。”

“我们不会回去。”

“我有个线人。你懂的,某个——某个内部人士。”

“什么的内部人士?Drisking?Borrasca?警长办公室?”

“他们知道里面的人员,好吗?他们也愿意帮助我们,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么多。”

“不,我们需要的信息比那多得多。”

“会有的——过后。在我们到那里之后。”

“你真的大老远从加利福利亚跑过来就问我这事?九年之后?”

“实际上,我不是在问。”Kimber 冷冷地看着我,意志坚定地将双臂交叉在身前。这不是我记忆中的 Kimber。我不认识这个女人。

“所以有人告诉你他们准备帮你拿下一个高度组织、包庇犯罪的警匪共同体,然后你就信了他们。”

“我没那么说。”

“那你不信他们了。”

“我也没那么说。”

“好,得,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一跨过地界线就会死的。”

“你是说你不会去咯?”

“妈的,不,我不去。”我说着,给自己灌了更多的伏特加。

“好吧。”Kimber 说道,然后把杯子放在了身边的桌上。“好吧,谢谢你的酒,我得走了。”

心中有什么猛地一动。我不能让她走,不能让她刚回到我的生活中便又再度离开。我怎么会这么混蛋的?

“等等。”我下意识地向她迈了一步。“你要去哪?”

“给你说过,”她一边向门走去一边叫道,“我要去 Drisking。”

在她说完之前,我就抓住了她,把她从门前一把扯开:“别犯傻了!”

“我给你说过我会去的,Sam,我他妈一定会去!”

“我不知道你准备一个人去!那他妈简直是自杀!”

“我不管,一切都必须了结。”

“为什么非得是你?”我绝望地哀求道。我发现我的确认识这个 Kimber,我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她一旦下定了决心,就再也无法阻止。

“还有谁,Sam?除了我们还有谁?没了。”

想到我最好的朋友要回到那种地方,我的大脑有如被一块烙铁烧灼。我必须让 Kimber 看清事实,即使我必须伤害她。别无他法。

“所以,在 Killian Clery 在那对你做了那种事之后,在你在 Borrasca 经受的一切之后,你还要回去。”

她一下将手臂抽回。“对。因为还有别的人正在那里受罪,就在我们争论不休的时候。我们甚至都不应该等这么久才去尝试帮助他们。”

“不,等等,我们好好考虑一下。我会再试试找 FBI。警察。国际刑警。我不知道,只要愿意听我们。”

“有用过吗?”她问道。

并没有。

“Sam,如果我想要报告对我的强……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我马上就会被他们发现,然后活不到第二天早上。”

无须多言,无法控制。若想要阻止她,我必须把自己的灵魂裸露在这个女孩面前。“求你了,”我绝望地说道,“求你了,Kimber,我求求你不要逼我这么做。”

“我很抱歉……但是,我一定要去。”

我慌了,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与百米冲刺一般的心跳。

“妈的!”我尖叫起来,把 Kimber 的伏特加杯子扫下桌子,在墙上撞了个粉碎。这似乎并没有让她惊讶,在我愤怒之时,Kimber 依然保持着镇定。“妈——的!”

一切都结束了。我要回到 Drisking 去了。

作者:c.k. walker

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