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证据

五一,回家。熟悉的房间未曾改变,我并没有耗费太多时间,便找到了那本手笺。差点以为已经丢失,找到后是说不出的欣慰。

其实,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十六开本:牛皮纸封面上,左侧简笔画着一条狗——我临摹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封面;右侧几根线条组成一只猫——左边画得太丑,得平衡一下。

正上方写着「生物」二字,那是它按计划的用途吧:生物课笔记。

但它却成了记录我生命的重要物品之一。

[……]

阅读全文



四月游记

清明时节大太阳,人却没来由地无限自闭。

在床上瘫痪了一个白天之后,我寻思接下来的两天假期大概率也会全身不遂地度过。加上心情莫名低落,感觉需要来一场冒险,探寻一下诗和远方。

于是五号晚上八点,一拍脑袋上 12306 买了一张十一点出发到自贡的绿皮车票,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

阅读全文




回忆录:Basecat

时间:2016 年~2019 年
地点:南充高中等

昨天,Basecat 死了:它的主人开窗透气,却被它逮住机会,从四楼一跃而下,再也没能回来。

前几天还在想,我什么时候给 Basecat 写一篇回忆录呢?转念一想,干脆等它死了再写吧,就又可以拖几年了。没想到短短几天,一语成谶。

[……]

阅读全文


回忆录:阅卷崩坏事件

时间:2016 年 6 月下旬
地点:南充高中

2016 年的六月下旬,时逢初夏,不爱学习的我可能正盼望着十几天的暑假。

与此同时,渴望步入南高殿堂的初三学子可能依然比我勤奋:尽管中考已落下帷幕,但还有南高的自主招生考试。不止我这个百线城市,川东北各地都有 naïve 少年滚滚而来。

自然,他们成为了我们的娱乐消遣。或许是怀古伤今,更可能是幸灾乐祸,我们密切地关注着这群小朋友的动态。

[……]

阅读全文



论「相敬如宾」,及我心中的恋人

在这并不深的夜,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不愿就此睡去。纵有过形形色色,绘声绘影,也无法抵消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孤寂。

「寂寞,想找一个人。」老生常谈,屡见不鲜。这大概是时下最常见的试图恋爱的理由了吧。可惜,这样的渴求未必总能带来好的后果。纵观周遭人事,纵然前句于我为真,我也不敢轻易提出后文之渴求。

[……]

阅读全文